一柄如意

本命师相墙头无数

还珠

帘幕深深。

欲星移端坐在桌前看着那一根手链,无声地笑了起来。

手链是由黑白相间的发丝精细地编织而成,仔细看却又不是纯然的黑色和白色,而是近乎墨色的深蓝和几近冬雪的浅蓝。

欲星移不由想起那一年的盛夏。

那时候欲星移还没有进入墨家,只是单纯的在中原游历而已,然而身为海境之人,特别是怕热的鲛人一族,欲星移有那么一点后悔出海境——无他,外面是买太热了,热到他几乎以为自己是条咸鱼的地步。

于是欲星移找了一条隐秘的水脉暂住下来。水脉当中有一个不算太冷的寒潭,冬暖夏凉。热成咸鱼的欲星移每天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寒潭里度过的,有时候热的狠了还会把鱼尾巴露出来。 直到晚上天气不再炎热欲星移才会出门逛荡一圈。这样子的生活欲星移过的很惬意。

直到某人的到来。

“噫~没想到这世上真正有鲛人存在。”陌生的声音传入耳朵,正在寒潭里泡的舒服的欲星移猛然睁开眼,发现寒潭边上不知何时站了一个和自己一般年岁的人类。这人竟能在自己毫无察觉之下接近自己——欲星移心中暗自警惕了起来。

神蛊温皇从未想过自己有朝一日能有缘见到鲛人。

即使想要见到鲛人,也是不大可能的。原因无他,温皇实在太懒。据古书记载,鲛人一般久居深海避世不出,苗疆离海边实在太远了。况且海境封闭已久,普通鳞族尚不可得,更枉论鲛人。

于是在听到某处水脉有鲛人出现的消息后,温皇破天荒出门寻找了一番,果然见到了传说中的鲛人。

接下来就是一轮又一轮的斗智斗勇。

温皇手里至今存有一颗明亮圆润的上品珍珠。

“呵……”欲星移将自己从回忆里拔出来,拿起了桌上既然过了许多年依旧保存完好的手链。

“啪嗒。”一粒血色珍珠掉到了桌子上。欲星移把那一粒珍珠拾起来,指尖发力,剑气转瞬穿透了珍珠。

将珍珠穿到手链上,欲星移又写了封信。把手链连同信纸塞进特制的信封,欲星移招手唤来侍卫。“把这个交与温皇。”

半月后温皇收到了信封,信纸上只有简简单单的四个字——【还君明珠】。与此同时温皇还收到了欲星移的死讯。

饮毒酒自尽。

“哈。”几秒后温皇轻笑一声,从床下暗格中取出一个精致的盒子。那盒子里有一颗用黑色丝绒包裹着的圆润的珍珠。将穿着血珍珠的手链放入其中,温皇去了神蛊峰下的万丈悬崖。

悬崖下从此多了一块无字碑。

“这便是你的衣冠冢了吧,哈。”

——NED——

写的时候差点爆字数开车……还好我忍住了没超过一千字_(:з」∠)_不造写了啥,大意是鱼改革了海境但是新王迫于旧贵族压力处死了鱼然后温皇和鱼有旧鱼最后留信希望温皇扶照一下【大概】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