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柄如意

本命师相墙头无数

携手

中元节。

欲星移看着河中的花灯。五颜六色的花灯上面写了或祝福或祈祷的字和铸文,显得庄重又神秘。

有一盏花灯漂了过来,欲星移抬手,将巴掌大的蓝色花灯放在掌中,细细观赏——花灯做工有些粗糙,就像是初学者做的一般,上面除了一些贝壳装饰以外就只有龙飞凤舞的几个字“我希望他醒过来”。

那字到是有几分像梦虬孙。

【哈。】欲星移轻笑,随即不可遏制地咳嗽了起来,咳嗽猛烈而持久,大有不把肺咳出来不罢休的架势。

一双手轻柔地抚上欲星移的后背,慢慢地安抚着,直到咳嗽停止。

“师兄终于肯见我了?”将花灯重新放回河里,欲星移一边说一边从怀里抽出一方锦帕。若无其事地擦掉了满手鲜红,就好像刚刚咳的昏天黑地的人不是他一样。

“回去。”记忆里从来都很温柔的声音突然变得凌厉起来,那人拽着他的胳膊就想走,奈何武力值没有欲星移高,才几步的功夫就再也拽不动缓过劲来的欲星移了。

“师兄啊。”欲星移轻轻抚上那人的脸。“为什么一定要回去?海境并不是没有我就活不下去,就不能让我好好地休息休息,陪陪你吗……”后面的话语被那人堵在了嘴里,欲星移被压倒在一片火红的花朵中,身上是那人灼热的气息。浅绿鱼浅蓝的头发交织在一起难舍难分,那人终是松了口“这一次,便允你罢。”

与此同时,海境的师相停止了呼吸。

——生死契阔,与子成说。

评论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