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柄如意

本命师相墙头无数

【鳞鱼】黄泉

“师相,天光大亮了,为何还不起身?”略带调侃的声音响起,欲星移睁开眼,发现自家王上正搂着自己。地点正是浪辰台。

“王啊,臣身受重伤自是要好好修养,何况臣早已卸下师相之位,莫非是王对梦虬孙不满意么?”不动声色地挪远了点,欲星移淡淡地说道。

“哈。本王怎会,要是不满也该是觞儿,自从继位以来,他可是处处与梦虬孙不对付。”北冥封宇轻飘飘地在欲星移头上落了一个吻,起身收拾。“走吧,今天去哪里逛逛?”那声音极尽温柔,仿佛要滴出蜜来。

“哈,看来真是我做人失败。”欲星移轻笑一声,到底还是起了身。

“师相只要做鱼成功就可以咯。”北冥封宇很自然地挽住了欲星移的手,动作轻柔地替欲星移穿上了便服,两人携手走出了浪辰台。

不过一刻钟的时间,两人便走到了一处珊瑚林当中。各色的珊瑚在离尘水的反射下闪动着粼粼波光,绚丽非常。

“本王还记得,这是我们初次见面的地方,那时的你我还都是懵懂无知的幼童。没想到一转眼时过境迁,连殇儿都已经成家立业咯。”北冥封宇略带感叹地说道。

“是啊,谁能想到当初无法无天的太子殿下如今却成为了海境史书中画下了浓墨重彩一笔的鳞王呢?”欲星移的语气里带了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年轻时候的北冥封宇可比当初的北冥觞熊多了,虽说没有不学无术,可到底也是个中二叛逆的少年。

“哈。师相又在调侃本王。”北冥封宇轻笑一声,反手握住了欲星移修长白皙的手。

“王啊……你难道不觉得,这里太过寂静了吗?”欲星移却没有像往常一样回握住北冥封宇,而是轻轻将手从北冥封宇的掌中抽了出来——四周原本游来游去的鱼儿不知何时消失不见,连潺潺的水声都听不见了。

一片寂静。

“你该回去了,王——”随着欲星移的一声轻唤,之间环绕着两人的绚丽的彩色珊瑚林突然变成了一大片一大片火红色的花朵。北冥封宇自是认得出那些花来的——那是只有在忘川河畔才会生长的彼岸花——曼珠沙华。

“……师相!”北冥封宇猛地抬头,发现欲星移的身上不知何时竟开始散发出了点点莹蓝色的光芒。那光芒实在太过耀眼,仿佛下一刻就要将欲星移吞噬殆尽。

“王啊,你不是早就知道,臣已经回天乏术了吗?不要再来了。回去吧,海境还需要你。”欲星移手中提着一盏昏暗的琉璃灯笼,轻轻将北冥封宇推走。

“师相,海境需要王,可北冥封宇同样离不开欲星移……”北冥封宇还想再说什么,却被欲星移一个用力退出了忘川河畔。

“王啊……对不住了……”北冥封宇没看见的是,欲星移站在他身后,眼角闪过一点晶莹。随即,地上多了一颗洁白圆润的珍珠。

与此同时。

重伤昏迷的海境之主眼角划下一滴泪珠,动了动手指。

忍不住动手摸了篇be……我有罪【捂脸】

评论(4)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