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柄如意

本命师相墙头无数

小鱼小鱼

变小梗!

ooc!!!

雷勿点!!!!!

欲星移沉睡的第N天。

梦虬孙照例去看欲星移顺便抱怨一番。

“臭墨鱼啊,北冥觞那个杀千刀的又在我面前秀恩爱,把飞渊都宠到天上去了,连飞渊吃了我大半的储备粮都向着飞渊,有媳妇了不起啊!”

“王自从退位以后就搬到了浪辰台。浪辰台虽然修好了可到底不是原来的那个,看着总觉得有点别扭。”

“我现在虽然是现任师相,可总是不如你,臭墨鱼,你说,我要怎么才能像你一样优秀?”

“臭墨鱼……欲星移……哥……你为什么还不醒……”梦虬孙最后一句话甚至带上了哭腔。

于是转过身擦眼泪试图掩盖自己掉眼泪的梦虬孙错过了大贝壳里面一闪而过的莹蓝色光芒。

等梦虬孙再次转过身的时候,他看见的便是——诺大的贝壳床上,欲星移早已不见踪影,取而代之的是一堆华贵的衣物和一个甩着银蓝色尾巴的与欲星移有九成相像的小小的鲛人宝宝。

“…………”长久的沉默。

“抱!”突然,稚嫩的奶音打破了这诡异的平静,只见小小的鲛人宝宝尾巴一甩手一伸,向梦虬孙吐出了一个不甚清楚的字。

“——看到鬼!!!”梦虬孙终于没忍住,一声惊叫就那么从喉咙里窜了出来。

当梦虬孙一脸懵逼地抱着缩水缩的异常严重的星移宝宝到达浪辰台的时候,北冥封宇还在摆弄一个珊瑚盆景——自从退位以后这位前任鳞王闲的无聊便自学成才摸索出了一套栽培珊瑚盆景的方法,每日侍弄,倒也自得其乐。数年如一日。

然而这一天,北冥封宇平静的心湖自退位以来第一次泛起了波澜,而且还是非比寻常的惊涛骇浪。

小小的星移宝宝被梦虬孙抱在怀里,好奇地四处张望。好似每一处都是新鲜好玩的东西一样。

然后他看见了北冥封宇。

梦虬孙感觉到怀里的小鱼突然剧烈挣扎了起来。低头一看,星移宝宝正在努力地挣脱他的怀抱。【看到鬼!】就在梦虬孙晃神松手的一瞬间,星移宝宝猛地一甩尾巴扑到了北冥封宇身上。

顺便甩了梦虬孙一脸水。

北冥封宇在星移宝宝扑过来的一瞬间便果断放弃了手里保养了一年多的他很宝贵的翠蓝色珊瑚盆景接住了迎面而来的小炮弹。

“师……相?”北冥封宇看着怀里“咯咯咯”笑的见牙不见眼疑似欲星移的小鱼宝宝,懵了。

评论(1)

热度(21)